2015年10月14日

视频 | 七味杂陈之“麻”翻天:霍庆川

上一篇

下一篇

视频 | 七味杂陈之“甜”如蜜:彭艳妮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彭艳妮:第一次听说有这个活动的时候,我觉得是很有意思的,讲个人情怀,讲酸甜苦辣是我们这个行业并不多见,我很少讲个人的故事,我很少跟同事或者不熟悉的人分享这个故事,所以今天来这儿,大家是赚到了啊。李海的主持,最开始把我们基金会的人跟NGO的人划分为两个阵营,其实我们做公益的人有共同的情怀,今天我会讲我从看公益到现在的一些历程。人生往往不是规划出来的,我1996年人民大学学企业管理毕业,我面临的问题是我想在北京工作,但是去企业解决不了户口怎么办,我只能考公务员,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民政部社会福利司,跟公益息息相关,1996年大学毕业6月份去了民政部,7月份去了北京市儿童福利院,那是我第一次去到福利院,算是属于硬件设施福利非常好的机构了,孩子的吃穿用,康复医疗完全不缺,当我们最后要走的时候,那些小孩眼睛里面透出的渴望,渴望爱,对我的意影响非常大,在当时我有一种模糊的感受,我今后想做的事就是想跟弱势人群在一起,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服务。我是很模糊的一个概念,所以我就觉得,我可能今后就想做这个领域,但是具体做什么还是不清楚。

    1998年的时候,当时有一个团队组织了青年的演讲大赛,我的演讲题目就是“我的选择”,我为什么选择来这一行?其实讲的跟刚才不一样,懵懵懂懂进入这行,但是这个事件对我影响非常大,我想做这个事。我接触很多公益人,很多公益人都是这样的,他人生中有一次际遇对他产生非常大的触动,他想进入这个行业。一开始给我分到的是“酸”,我不知道讲什么。甜如蜜我想讲我在这个行业的幸福感来自于哪里。第一个是你自己想做这个事情。我的第二份工作在2003年做了不同的项目,有NGO领域的、法律领域的,甚至跟公安部做遏制酷刑。在2007年的时候开始开发社会企业的项目,我们当时把社会企业这个概念从英国带到中国来做了培训,我们做的第一次培训,2009年3月份在北京培训了50名企业家,那时候对我的出非常大,我们接触的50名应该还是社会企业中的中流砥柱,在培训完之后,最后一天晚上有联欢,我印象非常深刻,有一位学员是做阅读障碍的,当时国内做阅读障碍的只有他一家,他说如果我们多少年之后再来写社会企业的发展,肯定会说你们BC是社会企业中的里程碑。给我感动非常大。我们想我们能做什么?能帮他们打开思路,是非常有价值的。

   我回去之后我失眠了,这个活动对我影响是非常大的,之前是懵懵懂懂做这个行业,现在我知道了,我要支持这些想为社会做出改变的人,我希望为他提供技术,提供资助,连接资源。南都基金会是我的第四份工作,南都基金会是做行业支持的,所以它是个以公共利益为先的,我们要强调一种无我的状态和无我的精神,我接触南都基金会之后特别明显的感受到这一点,虽然是南都集团出资的,但并不是企业基金会,更多是独立基金会,不在基金会成立开始,出资人就说了,他觉得中国的发展,政府部分很强大,企业这一块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逐步起来,力量更大,但是民间公益社会这一块是非常弱的,所以我们想支持的就是公益民间这个行业,希望三个力量比较均衡,这是我们想做的,要做这个没有搀杂任何企业的诉求在里面,也没有个人的诉求。我们想做的事情就是帮到行业发展的事情。希望没有小我,没有无我的状态才能做到南都基金会的高度。在做项目的时候也要这样,完全着眼于行业,这样才会有一个口碑,这是讲整个机构的,我要从无我的状态才能达到大家对你的口碑,从个人来说,我想说的就是,个人的幸福,刚才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另外就是心底无私天地宽。我觉得从我从业19年到现在,和我现在所做的事情,我觉得我们每个人在每天工作中都会碰到很多挑战,也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坎坷,还有不顺利的时候,但是我们如果真的是想做的事情的话,我们要着眼大目标,把个人利益放在一边的话,可能很多时候你会得到你想不到的回报。从我在BC工作的团队,是非常幸福的一个团队,2003年到2011年,我们当时是10个人的团队在四个城市做工作,非常有战斗力,没有人说为什么做这个事情,这个对我有什么好处,你多了我少了,每个人说这样的话。对于我自己来说,我喜欢这样的工作,不会有个人的事情,我就会感到非常的幸福,特别想来工作。有人说我这个老板是工作狂,当我休假完一段时间之后我特别想回到单位,见到伙伴非常开心。现在我们是12人的全职团队,也有这样的感觉,我们没有什么个人说,我们也要发展,我们整个团体团队追求的就是我们南都要走支持行业这件事情,放掉个人的一些想法,我们能够集体在做事,当你心底真的没有私欲或者自己小算盘的时候,你会发现心底无私天地宽,这就是幸福感来自哪里。

   甜如蜜首先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第二就是心底无私天地宽,从小我走向大我。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