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4日

视频 | 七味杂陈之“甜”如蜜:彭艳妮
视频 | 七味杂陈之“辣”不怕:胡小军

上一篇

下一篇

视频 | 七味杂陈之“麻”翻天:霍庆川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霍庆川:大家早上好,我想先给大家提个小问题,现场的同学喜欢吃辣的举手我看一下。我是一个生理学家,大家知道辣是一种什么感觉?辣不是味觉,辣也不是触觉,辣和麻里面有一种元素,叫枪击辣椒素=,辣椒素会刺激我们的味蕾,让我们的味蕾发生每秒钟50赫兹的震动,也就是说,麻是一种震感,不是味觉,麻的本质是一种口腔味蕾的震动,而且麻是一种自我施加的。现场很多人喜欢吃麻,但是也有很多人不喜欢吃麻,跟辣也很像,辣是一种灼烧感,也是刺激味蕾的。麻的本质是一种味觉,是一种自我声韵之后的一种快感,我是一个生理学家,它不是一种味觉,是一种自我的感受。我们从麻味延伸的话,其实是一种自我的挑战。我们自我挑战的时候,很多人习惯一种路径的依赖,我习惯这样做事情,我习惯那样做事情,可是很多时候,你会发现其实不一定要这样做,不一定要那样做。麻是一种自我尝试、自我探索之后的一种特别的愉悦,你不挑战,尝试实验,是无法体验这种愉悦的。

    今天我不想讲敦和基金会的事情,我想自己的两个切身体会。我来敦和基金会之前,做的事情是筹款的事情,可能是2007年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感觉,作为一个筹款人,如果你自己不是一个能挣来钱的人,你是很难去筹来钱的。我举个例子,如果你自己没有一百万的钱,你是很难去体会跟一个有一千万块钱却捐一百万的人来聊天是怎样的感受。我开始体会商业的事情,我自己开始做一些投资理财的事情,从2008年的时候,我那时候还在北京的中国扶贫基金会,我们那时候开始探索买一些基金,做一些强制的储蓄,那时候我收入很低,每个月的钱还是老婆补贴我之后才刚刚够花,我每个月要尝试一下强制储蓄,慢慢会发现,原来我原来每个月存500块也可以活得很好。我每个月把钱花光是一种舒服的生活方式,可是我去挑战自己的时候,我去挑战自己感觉的时候,我会有另外一种感觉,那个感觉从本质上讲,就像是“麻”的感觉,自我施加给自己的一种,开始是不舒服的,是很痛苦的,但是一旦过了那个点之后,你会体会到它带给你的愉悦,超出你尝试之前给你带来的恐慌和恐惧,这是我最大的感受。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后来我跟朋友开玩笑。从2005年我跟太太结婚买房子到现在,我自己的个人资产可能是公益行业从业者里面,增速比较高的一个人。我自己挑战了自己的不舒适,中国的人没有人教财商的事情,那个东西非我所学,我去挑战我的感觉,后来我觉得也越来越好,在这个过程中,我对于钱的理解,对于财富的理解,包括做筹资的时候,跟捐赠人,企业家我一起聊天的时候,我觉得有一种特别不一样的感觉。

我再讲一个,从去年开始,可能在座的人应该参与,我个人还有很多朋友,我们做了一个事情,我们接收公益同仁的无息捐款,存款人不付利息,而且我们跟存款人说,你的本金是可能有损失的,我们这比钱以非常低的利息,向公益从业人提供救急型的贷款。前两个月我们有两笔延期,我们还没有定义为坏帐。我们算了算,我们对存款人不受利息,我们对于借款人收利息,我们现在有40万的总盘子,我们的收益和收到的利息足以覆盖这笔钱,我们当坏帐处理掉的,所以这样逻辑上讲,我们的小盘子是盈利的,但是我觉得,这是我们的舒服区间,我们老觉得公益同仁都是同行,他还不起钱就不逼他,万一他跳楼怎么办。但是我想不是这样,你借了5万块钱,你一次性还不了,我让你还三年,每个月还一点,总可以吧。我们作为公益行业从业者,我们老是说坏帐就当资助,当捐赠,但是我不是给你资助,我就要收回,我宁可给你非常长的账期,让你每个月还我100块钱都可以,甚至我们有一个想法,我们就是要挑战自己,让这笔钱以资助款、捐赠的方式收回来,哪怕我收回10年,10年我也要挑战它.

这两个案例都是说,麻是一种特别的味觉,或者不是味觉,是一种自我给自己施加不舒适之后产生的一种特别的愉悦。这种感受带到我的工作中来,我们在工作里面,公益行业从业者,我们有很多的舒服区间,我们不管控它,它可能成为我们的真理一样,但是这个事情没有真理,没有什么不能挑战的,而且你挑战之后,你会进入另外一个天地,所以今天我被分到的主题是“麻翻天”。刚才讲到心底无私天地宽,通向天地宽的路径不仅无私,“麻”也可以通向另外一个极乐的世界。谢谢大家!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