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4日

视频 | 七味杂陈之“辣”不怕:胡小军
报道 | 公益时报:非公募基金会12年大事记

上一篇

下一篇

视频 | 七味杂陈之小“鲜”肉:吴军军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吴军军:大家好,我是小鲜肉,我叫吴军军,坐在下面的时候我想了无数个开场白,酸甜苦辣麻烫六个味道都已经讲过了,我用一句话说,会演讲的基金会人,他们各有各的精彩,但是对于我作为一个新人,倍感压力很大。“鲜”其实是新鲜,我发现也可以跟鲜麻、鲜辣中是可以匹配的。所以7个人中,作为“鲜”的味道,其实跟前面6位老师其实是作为一个配料,作为配搭,让大家有比较新的感觉。

    “鲜”是什么?它有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是鱼,一个是羊,一个活在水里面,一个活在山里面,能游、能跳,跟我们的基金会非常的切合。我们的基金会全部都是小鲜肉,基本上是以85后为主,我是85稍微靠前一点,而且“鲜”可能也是我第一个挑的,因为今年如果不讲,明年不知道变成什么味道。 怎么踏入公益圈里面?我读书的时候是中文系的学生,当时学校出了一件事情,每个学校都会有扶贫助学的事情,每一年学校都会公开说,哪个系里面有哪些贫困生可以申请助学金的来申请。当时我们系里面有好多的同学去申请,申请完也是像这样的会场把大家集合在一起,有一位辅导员刚进我们系里面就在会场说了一些,对底下申请助学的人说了一些勉励的话,可能是挑战大家的舒适区,就放了猛料,结果回来的时候,很多同学就义愤填膺,说辅导员太不会做人,看不起贫困生,大家说得天花乱坠,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我就问了几个同学,原来有一些标签化的东西贴到同学的身上。我就想,不行,很过分,作为新来的老师怎么可以欺负我们大山的学生,太不厚道。我当时集结了几个人,要不去上网,那时候还比较知名,BBS论坛,还没有微博,也没有微信。我们就找了三个写手,我是主攻手,我就匿名成XXX的身份,匿名成我们的院长在后面跟贴,把这个事件做了一个解读,而且还翻到社会外面最热门的论坛上,当时的跟贴就跟了2000贴,变得非常的火爆,那时候看到这个事情,就开会来商量事件怎么处置,后面就以老师道歉,那个辅导员是男的,我们的辅导员以流泪结束了这一场事情。结果我被学生处的处长约谈,他觉得我的行为非常恶劣,不仅没有维护到学生的利益,而且损坏了学校的名义,让我写了一份检讨,不写怎么样,就威胁,而且还把我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我觉得他们非常厉害,所以最后不得以屈服了,因为我还要毕业。

    这是我开始时候的一点,第二个事件是,当时我们本地有一个环保机构在做一些事情,我是小愤青,想一想之前家乡的河水多么的漂亮,小鱼小虾都在里面欢快的游,现在黑糊糊的不知道是什么,我就又写了论环保斗士1、2、3。后来机构就跟我说你这么能写,到这里来任职吧,后来我跟他们有了一些联系,再过了一年他们说要不你来尝试一下,我以为进来是让我写一些文章鞭策一下,结果发现都是活动策划,熄灯一小时、无车日等等,跟自己的想法完全不一样,小军说他参加一个培训,在我的人生当中对我影响很深的也有一场培训,也是参加一个行业的培训,刷啦啦都是年轻人,而且都是非常有为的年轻人,他们讲的词语把我吓倒了,他们讲公益领袖、青年领袖,就像今天的TITLE一样,情怀和时代使命。

当时我一听就完了,我完全听不懂的词语,我不知道来干嘛这个培训,就觉得这些年轻人的想法超过我很多很多倍,我得耐着性子坐下来听,这场培训当然也是包吃包住包交通,一样的,也是为了给到主办方非常足的面子,我也坐下来认真听,跟大家探讨问题的时候,别人都说你们做的什么事情,我回头想,我一天到晚就忙着植树,搞无车日的活动,他们说的都是很深的东西都没有。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到公益圈以后发现我自己的角色跟公益圈子执业人要求的角色相差很大。这是我“鲜”的标志。

做协会两年多,我觉得不行,就跑到企业又工作了一年,就不知道为什么在企业里面工作,没有那么大好玩的事情,虽然比较安逸,到后面就跟正荣结缘,他那时候有一个CSR的部门,需要有一个人过来做一些事情,之前我们在环保协会的时候跟正荣的CSR有一些合作,所以就想是不是靠我在公益组织里面呆过两年多,是不是可以干一些事情,事实上我不知道我能干什么事情。我进CSR之后不知道干嘛,就知道做公益可能好一点,可以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那个时候我就加入了这个圈子,作为一个比较新鲜的人,就喜欢到各个地方去看,所以我作为一只小鱼也好,小羊也好,乐意到农村看一些项目,乐意跑到海边去跟一些环保机构,或者跟一些红树林的机构有一些合作,或者交流,那个时候作为一个新鲜的人是不敢问对方你们项目应该怎么做,也不敢拉着对方坐下来谈说,你的项目这样做,那样做。那个时候觉得他们项目做得挺好,我老老实实坐下来听,坐下来看。

   第二个阶段,鱼跟羊是不同类的东西,在一起需要有配搭,决定了味道鲜不鲜,一方跑掉就完蛋了。在我们基金会成立的时候,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要注册,要找人,我都是新人,在CSR一起工作的也是新人,都是20多岁的小伙子,怎么做都不知道。当时我们就商量说,为了看出我们基金会的理事会,因为我们是一家企业人发起捐赠成立的基金会,就想企业发起人是不是要进入理事会,这应该是很正常的,我们就在想,作为一家要做成独立自主的基金会,怎么可以让企业人进入到理事会,这是不行的。当时我们没有把企业的干部纳入到理事会当中来,只是我们把监事的位置让捐赠方的领导作为监事,这是我们当中配搭的问题。因为要组建秘书处的班子,怎么来?是从社会上招募一些比较有经验的人,还是怎么来找人,这个“人”的问题其实也是很大的问题。我们后面采取一个策略,从熟悉的人开始,从了解的人开始,因为做一个基金会,而且都是新人的基金会,不晓得怎么做的情况下,信任度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是觉得说,外面的专家或者大佬级的人来到基金会,他讲的话我可能都听不懂,或者指的方向我跟不上,这是摆在我们面前非常现实的问题。

后来我们就想,组建一个新人的班子,那时候我们也从基金会,从商业的公司中找人加入进来,他们是想做一些事情,但是对公益的圈子了解不深,这反而激发出很大的力量,我们从2013年3月份成立到现在两年半,我们靠年轻的血液闯出血路来,这是鲜的好处,因为鲜不怕,比较单纯,比较可爱,让大家觉得是一块宝,鲜又没有什么味道,你要细细品尝,就好像是一种无影无形的感觉在,这是我们“鲜”的味道。

如果我们现在作为“鲜”的存在,下一步就是被煎、被炸、被煮,要跟什么味道配合这等待我们下一步的考验,而且我们的团言,或者我走到现在两年半,也已经在思考,整个基金会,包括整个基金会的路子方向,整个使命要往哪里走,怎么走才可以走得可持续,可以走得更持久,而且以前的作风是,我们想到什么东西,我们可以去做,大胆去做,所以我们在这一个过程中,虽然做出一些事情,但我们想把这个事情做得更久更持续的话,鲜就一定要被煎被炸被煮,所以我们也等待这个时刻的来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